湖北党史>交流平台

雪枫史馆焕发新颜

2020/06/28

相双喜 王钰凯  李灰懿

  建成26年的第76集团军某旅“雪枫史馆”,完成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翻建。这个以新四军著名将领彭雪枫命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近来陆续迎来了千余名军内外参观者。

  作为“雪枫史馆”翻建前的解说员,29岁的中尉公铭曾在老史馆向部队官兵、驻地中小学生、党政机关领导等参观者进行过解说。他对这个军史陈列馆很熟悉,但他从没想过,自己会作为史馆的重建者参与其中。

  2019年1月,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《新时代军史场馆体系建设规划》,指出:师旅团部队有场馆依托的,结合实际改陈布展,与军史长廊、荣誉墙建设统筹搞好利用。

  新时代的军史陈列馆该怎么建、如何用?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,“雪枫史馆”经历了难忘的翻建改造与探索创新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建设者们找到了答案。

挖掘尘封已久的老故事,用讲故事的方式讲述历史

  “雪枫史馆”的翻建计划,曾在2015年就被列入旅里的“十三五”规划。但由于处于改革调整期,政策、经费、人员不明确,翻建计划迟迟无法实施。直到《新时代军史场馆体系建设规划》下发,旅史办公室成立,专项人员组成,工程开始启动。“我们像是被时代推着,得马不停蹄地动起来,让史馆‘重生’。”旅史办公室负责人、上尉陈萌说。但怎么建?她还没有明晰的思路。对此,旅政委魏银建给出的建议是,“先去参观见学”。陈萌参观了5家军内顶尖的军旅级史馆,发现它们有个共同的特点:用故事呈现历史——通过鲜活的故事打动人,让史料、文物“活”起来。

  对于这个观点,公铭非常认同。担任解说员时,就有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小故事:妻子林颖过生日时,时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的彭雪枫曾赠送给她一本书。书的扉页上写着:“我们忠诚坦白之于爱,正如我们忠诚坦白之于党。”“这就是革命战争年代的爱情!”公铭感慨,它展现了彭雪枫将军的另一面——和普通官兵一样,有着对爱情的向往和忠诚。陈萌说:“现在的官兵都喜欢听故事,用讲故事的方式讲述历史,就有了吸引力。”然而在老史馆中,这样能打动人的故事并没有多少。于是,陈萌决定再进行一次外出寻访,重走一遍征战路,挖掘尘封已久的老故事。

  根据旅史记载,部队曾征战豫皖苏浙鲁。她计划,在这5个省找到所有与部队历史相关的展览馆、纪念馆,在收集资料的同时与当地同行建立联系。

  在从河南夏邑到安徽新兴集的路上,陈萌意外地路过旅史中记载的“新新沟”。上世纪40年代,彭雪枫曾带领新四军官兵在当地驻扎。为了解决夏季的洪涝灾害,官兵协助地方修筑了“新四沟”和“雪枫沟”,后来合称为“新新沟”。

  这组排水沟长10余公里,时隔近80年,依旧是当地疏导洪水、灌溉农田的重要水利工程。在“雪枫史馆”里存放的一张当年的《拂晓报》上,还记载着修筑水沟、构筑堤坝的情景。随着“新新沟”被发现,陈萌将一路走来遇到的“雪枫路”“雪枫学校”“雪枫大桥”……汇编到一起,组成了“雪枫影响”故事板块。

  在老史馆中,有一则关于战斗英雄叶春景的介绍。“只有短短两行字,对参观者来说,这只是一个名字,甚至不会留下什么记忆。”陈萌说。寻访途中,宣传科干事杨丁恺找到了一本《跌不倒的英雄叶春景》,里面记录了关于叶春景的战斗故事,并附有他的照片。最终,杨丁恺成功买到了这本1950年出版的旧书,并将其收录在史馆的历史文物中。发现老故事最多的地方位于江苏省宿迁市洪泽湖畔的雪枫墓园。

  在墓园的月牙池附近,一行人看到了“彭故师长灵柩原葬处”。墓碑的下方,记录着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——马夫李哑巴用生命保护师长的遗骨。墓园的另一角,有一个巨大的战马铜像,它代表着彭师长的坐骑“火车头”。陈萌拿起相机,拍下了这一人一马的历史印记。随着更多老故事上的尘埃被拂去,新史馆的故事不断丰富起来。上士张倩如第一次参观“雪枫史馆”,就被这两个无言战友的故事感动了。“听着听着,泪水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。”张倩如说。

适应新时代官兵特点,让一砖一瓦都镌刻特定的精神符号

  “雪枫史馆”建于1994年,上一次翻修还得追溯到本世纪初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史馆的很多问题开始暴露出来:展品大多通过玻璃橱窗、玻璃柜的方式展现,风格偏重于平面化,形式相对单一;3个独立展厅的布局导致展览面积狭小;展厅以涂白墙、打木框为主,几乎没有装修过……

  在这个全媒体时代,官兵的认知特点、接受习惯、审美情趣等都有了全新变化,昔日的史馆已经难以满足今天的官兵。为此,建设一座符合新时代特色的军史陈列馆已刻不容缓。

  最直接体现新时代特色的就是外观。“雪枫史馆”的外墙采用一种真石漆的新型环保材料,展墙上穿插着不规则的几何图形,整体色彩从庄重的浅咖色、灰色、迷彩色过渡到鲜亮的蓝白色、红黄色。为了适应新时代官兵的特点,新史馆充分让官兵积极参与到建设过程中。在140平方米的序厅中央,摆放着的是彭雪枫将军的半身雕像,那是多名老兵集资雕刻而成的;雕像背后是3米×8米的巨大浮雕,镌刻着4个不同时期的战斗场景,由俱乐部主任程烨设计完成;右侧是大小错落排列的318张历史照片,拼成了一个“战”字,取名“胜战映像”,这是陈萌的得意之作。同时,新史馆运用了多媒体、声、光、电融合技术,并加入了战场还原模型、半景画等元素。在一场战斗场景还原模型中,下士钟林看到了连长袁辉站在洞口、张开双臂,用身体挡住大火的一幕。“很震撼,脑海里瞬间就有了画面感。”钟林说。

  设计的初期,运用什么技术手段来呈现战场还原模型,大家曾产生过分歧:是运用体现高科技的激光投影、VR或AR技术?还是使用人物模型、全景画或半景画?

  “战场还原模型是将一些具体的情节形象化地演绎出来,目的是表达出真实的情感与氛围,更直接地向参观者展现其战斗精神。”副政委边庆军认为,与技术手段的创新相比,精神内核的挖掘更为重要。最终,大家一致决定,战场还原模型通过半景画与实辅景相结合的手法来展现。油画专业硕士毕业的上尉张磊,顺理成章地担任了新馆3个战斗场景的主设计师。“每一处设计的细节和技术都有特定的精神符号。”张磊说,设计过程中,他们对历史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。

  在板桥集战役中,一连一班机枪手常福祥用机枪打下日军轰炸机一架。根据亲历者的回忆录记载,常福祥是在轰炸机向地面俯冲时恰巧击中了飞行员,飞机失去控制后坠毁。但机枪的枪身重、后坐力大,当时的支架没有现在的车载机枪那么灵活。加上板桥集地处安徽蒙城,是平原地貌,没有山石依托,常福祥的射击角度如何呈现?“场景还原的细节关乎战斗的真实性,如果出现错误,则会引起参观者的质疑。”张磊说。为此,他和中士杨晓栋翻阅了大量史料。几天后,杨晓栋找到了证据。那是一张两人协同射击的老照片。经过比对后,杨晓栋确认照片中的年代、枪型等细节均与板桥集战役相符,并以此确定了常福祥向飞机射击的姿势。现在,2个等比例的模型呈双人协同射击的造型,墙壁上是敌机被击落的画面。这些,共同组成了板桥集战役还原模型。

  针对年轻官兵的喜好,杨晓栋为史馆设计了3个风格各异的标识,并制作成印章和书签。“参观结束时,安排工作人员给参观者赠送书签和盖印章。”杨晓栋说,战士们最喜欢在迷彩帽里印一枚印章。“从一枚印章到记住一次参观,再从一次参观到记住一个故事、一种精神。”杨晓栋说。

?

Copyright @2014-2018 www.dglzth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共湖北亚搏体育app地址研究室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技术支持: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-1

xxfseo.com